天無真邪

世间尽是妖魔鬼怪

抬头看镜子,背后的衣橱上好像举行什么仪式

银时吃的草莓牛奶……

还有泡面有点咸啊

emmmm银时赛高

成千上万次的错过

这次终于抓住你了

(昨天的写文树立falg终于灵验了)

(ps:激动的flag都写错了)

写暗黑本丸的审神她的本丸可不是幼儿园【8】



樹立日本號的flag啊啊啊啊啊啊啊


【8】真是笑不出來

千子村正來了

「哦。」

cv是華麗的大神配的,諏訪部順一だよー

「嗯哼。」

滿滿的色氣讓人欲罷不能

「嗯哼。」

所以,why?嬸嬸你為什麼又擱置他了呢,他雖然是個打刀但他還只是個孩子

因為

「青峰君穿什麼裙子啊快去打籃球啊,OK?!你不是常常把‘能打敗的只有我’掛在嘴上嗎?快去打你的籃球吧拜託你了,把和泉守黃瀨碾爆也沒問題哦物吉哲也和火神大包平不能給你對了你的新任桐皇隊長那個什麼的若松三日月也任你處置了好了你可以滾了。」

「哎?為什麼要碾爆我?明明我是那麼的帥氣,強大的刀劍男士,還有阿魯基籃球什麼的我可不會啊!!!」和泉守兼定被嬸嬸不幸波及,淚流滿面「國廣你也來說說嘛~。」

「兼桑最帥氣哦,籃球什麼的只要兼桑開啓zone來個perfect copy都不在話下呢。」今天的堀川國広君還是那麼的兼桑廚。

「???」國廣你怎麼了?作為我的助手你應該知道我沒有zone啊,和泉守一言難盡。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爺爺也來一個三分球吧。」

「不,你就是個籃板球,看好你的center吧。」

三日月最近覺得家裡的末子越來越無法無天了,說的話也是反的。

「別那麼說嘛~*@¥&#%。」

「啊?」嬸嬸沒聽清千子說了啥,走進千子村正身邊

「怎麼了?要@¥$&*#%?」

「啥?」

「要@$*^^」

嬸嬸還是沒聽見,最終耳朵貼了很近才聽清楚

「要脫嗎?」

……

「不,謝謝,青峰君還有三日月和和泉守黃瀨圍繞著本丸請跑20圈,回來做100個俯臥撐和100投籃,今天做不完明天訓練加倍。」

「魔鬼。」千子村正和和泉守兼定

「哈哈哈爺爺我可不會投石啊。」三日月笑的真是蓬蓽生輝(?)

「啊哈 所·以·說!你就只是個center啊!不然你就能當個sw(小前鋒)的了雖然千子青峰明明是個打刀居然是個pw(大前鋒)。」嬸嬸一臉痛心疾首的捶著胸脯。

「哈哈哈?甚好甚好」三日月最近覺得時間過的太快,連嬸嬸的心思也看不懂了。

*
待三人被嬸嬸轟走之後,做完日課的嬸嬸撲向了黑籃組的懷抱。

「啊啊啊阿爸海常隊長小杏花哦我的心,物吉哲也我的愛~火神大包平今天和物吉哲也開二眼了嗎?沒有也放心,物吉哲也是你的天帝之眼,啊哈哈哈木吉御手杵前輩一起享受生活吧!」

「啊…阿魯基!!你又入戲了」。

*

嬸嬸日常追番,補番兩不誤,雖然暑假陷入了mmd沼,但是很不幸的因為覺得無趣而從沼底浮了上來,嬸嬸痛失所愛+1。

今天,嬸嬸又廚了哪位和本丸的哪位刀劍男士一樣的cv人物了呢?

「啊啊啊啊啊,give me sommmmmmmmme——cute な主人翁吧!!」

話說回來嬸嬸非常喜歡龍之峰帝人、喬納森喬斯達,抬頭看向虎徹家裡金閃閃的刀男。

「……豐永利行是誰我不知道。」語畢嬸嬸就自我催眠的鑽進小烏丸的懷裡了。

阿爸為你阻擋一切塵埃。

*

嬸嬸你為什麼沒有數珠丸和日本號?

「啊啊啊啊啊啊當初沒有撈到/鍛到!!!」

【嬸嬸只有限鍛期間能賭到(從小烏丸開始)】


當初那個戰擴,沒有極化短刀,傷不起。

嬸嬸是個咸魚,如果查看起刀帳就會發現,除了大太全部畢業,就只有短刀畢業的最多,然而升學再造的短刀更多。

講真,太刀就兩把畢業了。

鶴丸國永和小狐丸

「……」

「哈哈哈……這下真的成為裝飾品了…」

「……你可以捉弄新刀或者和你的光坊、伽羅君和貞醬一起種田。」

「哎~種田什麼的才不要,臭狐狸你自己怎麼不去種田?」

「也對,鴨子你種田就是浪費資源,還不去馬當番?今天我休息,哈哈哈哈哈。」

「嘖。」

*
嬸嬸補了一部童年番(據說)

叫網球王*子

裡面的一個基佬紫色的隊伍的隊長木手吧也是hsb的cv

emmmmm………

「嗯,共通點也只有基佬紫了。」

「阿魯基!!!!!!」

「放心吧村幹部啊不,長谷部,至少你的極化沒有那麼多基佬色。」

「……」現在燒了外套還來的及嗎。

「放心吧,哪怕你全身基佬色嬸嬸也………愛著你yo~」

「……」

hsb捫心自問他是不是太早畢業而不受寵了。

等等,活擊嬸嬸的cv好像是越*前龍馬。



「哈哈哈哈哈我要串門去了!!!」

-tbc-

考試修羅場中

恶心的楼上业主老太,整天往楼下丢垃圾,倒水,楼下不要晒东西啊,被子拖那么长是想被我拽下去吗

蜘蛛断两根腿